【深度】脸书泄密,谷歌“作恶”,美国科技巨头与“双面人”

北京时间4月12日,扎克伯格第二场国会(众议院)听证会结束。

扎克伯格在这场听证会上继续了第一场参议院听证会的优秀表现,他从容自信,微笑的回答着每个议员的问题。经过近5个小时的车轮战后,扎克伯格获得了胜利——他用谦逊的态度,标志性的微笑,给出席听证会的所有人留下了良好的印象,成功的进行了一次危机公关。


除了一上来就道歉承认“监管失察”外,扎克伯格的言语间听起来也充满了敬畏和诚恳。他承认自己的公司对待合作方没有充分考察,并保证此类事件以后绝不会再发生。这场涉及五千万用户的隐私,干扰美国总统大选的特大丑闻,就这样被扎克伯格出色的公关手段消糜于无形。第一场参议院听证会结束后,Facebook股价大涨4.5%,获得了两年来的最大涨幅。

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扎克伯格的公关手段买账,参议院听证会中,一名议员直接展出了扎克伯格历次来国会道歉的记录,并尖锐的问到:从2006年开始,你一直在道歉,为什么你今天还在道歉?那么你这次道歉,又与以往有何不同?


也许并没有任何不同,扎克伯格的道歉实际上并没有看起来那么诚恳。他承认Facebook监管失职,“错误的相信了”剑桥分析公司,却对社交媒体对用户数据的控制程度避而不谈。当议员们谈到关于数据隐私立法时,扎克伯格则是不支持不反对,顾左右而言他。当议员们质问他是否要更改Facebook的权限设置时,他又说:“这是个复杂的问题,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”。他机智的避开了众多的敏感话题,避免被国会挟持着支持隐私权立法。

扎克伯格也许并不怕再来一次道歉,他和他的团队已经掌握了危机公关的不二法门,他们无所畏惧。

扎克伯格和Facebook深知,公众对一个公司的印象是十分模糊而盲目的,但对于一个公司的创始人来说,创始人拥有的良好形象可以极大的改善公司形象。所以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中一直不厌其烦的强调“从宿舍走向五大洲”等等的鸡汤宣言,为的就是加强公众对他这样一个白手起家的必赢国际娱乐者的好感,而把关注焦点从Facebook违法的事实上转移出去。

扎克伯格是这个年代最成功的“伪装者”,他成功的让数以亿计的人相信,他是一个单纯善良,不慕名利,人畜无害的程序员小子,而忽略了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之一,是顶级的商业巨鳄。


扎克伯格总是在他拥有一亿粉丝的Facebook主页上分享他的“生活照”,看起来亲切而随和。但如果你细究之下就会发现,这些貌似普普通通的“生活照”都出自于世界级的摄影师之手。而这些“生活照”里的扎克伯格总是那么的阳光完美,有些照片则明显是摆拍,比如图中的扎克伯格,在包饺子的时候,标志性的灰色衬衫依然一尘不染。

个人主页中的扎克伯格,从来都无懈可击。但普通记者想给扎克伯格拍摄一张照片,则非常困难。有很多记者在扎克伯格出现的地方想真正的给他照一张“生活照”,却无一例外的被扎的保镖粗暴的推开,即使在镜头下的保镖们看起来是如此的憨厚老实。


(微笑的黑人保镖,很符合美国社会的种族舆论)

靠着十年如一日的精心打造,扎克伯格让自己获得了良好的公众形象,他就像一个亲切的邻家哥哥,被中国网民亲切的称呼为“小扎”。扎克伯格的听证会,与其说是一场危机公关,不如说是又一次的个人形象营销,他通过脸谱化的微笑维持了自己谦逊的形象,通过避重就轻的道歉来表现自己的责任感,他希望全世界都知道——扎克伯格是有良心的,Facebook,也是有良心的。

至于扎克伯格在镜头之外的所作所为,则多不为人知。比如他利用垄断地位严格打压必赢国际娱乐公司,比如他在内部会议上无耻的告诫员工“放下面子,别不好意思抄袭!”,产品创意完全照抄Snapchat,也比如他粗暴的对待自己的手下,在公司里俨然是一个野蛮的独裁者。

但这些消息都会被Facebook的公关团队全力掩盖,对于Facebook来说,扎克伯格的“人设”,比任何东西都重要,对于“人设”的营销,关乎到企业的生死存亡。

很多人觉得扎克伯格这么做心机很重,其实,Facebook绝非唯一一个拥有“人设”的美国科技公司。

听证会的焦点之一就是必赢国际娱乐平台广告问题,扎克伯格也一再强调广告收入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。而全球必赢国际娱乐平台广告的份额大部分被两大巨头瓜分,除了Facebook外,另一家巨头Google,也是一家有“人设”的公司。

提起Google,很多人第一想到的就是其企业理念——“不作恶”(Don't be evil)。Google对于这个口号的营销非常成功,以至于在多年之后,这句口号依然被众多的中国网民津津乐道。

其实,这句口号早在2015年就已经被Google放弃,2015年,当Google重组为Alphabet之时,就已经悄悄的把公司准则从“不作恶”(Don't be evil )变成了“做正确的事”(Do right thing)。至于什么是正确的事情,则由Google自己来判断。

相比于Google做的事,Facebook的泄密,真的算不了什么。

“不作恶”的Google,直接进入了作恶的最高等级——杀人。

据报道,从2017年起,Google就开始参与了美军的一项名叫“Maven”的科技项目,Google在其中协助军方利用人工智能解读视频图像,以提高无人机打击的精确度,这可能是AI技术发展过程中中最令人胆敢的一项应用。

关于战争与人性的冲突,一直是人类文明中永恒的话题。因为人类作为社会性动物,从基因中就抵制残杀同类,无故杀人会有强烈的负罪感。二战时期,只有15%的士兵会在近距离射杀敌军,越南战争期间,经过特殊训练的士兵有70%会在目视敌人时开枪,但他们都留下了终身阴影,患上了严重的战争后遗症。

而科技发展到今天,对于拥有高科技的士兵来说,敌人只是存在于显示屏上的目标而已。比如现在正在轰炸叙利亚的美国空军,对于其飞行员来说,所做的不过是消灭几个屏幕上的红色标记,虽然轰炸给叙利亚人民带来的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,但美国士兵们几乎不会有负罪感。而当人工智能运用到这一领域,也许连最后的步骤都可以省略。有AI来甄别打击目标,真正做到了“一站式服务”。


但这不是Google与美国政府和军方的第一次合作,维基解密网创始人阿桑奇曾直言:“Google是美国政府的爪牙,他能做到很多中央情报局做不到的事情。”

2006年,Google帮助美国国务院获得了伊朗核计划人员名单,多人遭到暗杀。2011年,Google通过诱导网络舆论,发布并更新游行暴动地点,加速了埃及动乱。2012年,Google帮助叙利亚反对派制作了跟踪定位系统,用以追踪阿萨德政府中的叛逃人员……诸如此类事件不胜枚举,作为美国在世界上攻城略地的“网络马前卒”,如果没有希拉里“邮件门”被曝光的话,很多事情根本不会被公众知晓。

希拉里与Google关系向来良好,Google因为在华业务惨败而退出中国时,正是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站出来为Google站台,称Google是被中国政府强迫而离开,为Google树立了“受害者”的形象。投桃报李,2016年总统大选,Google为候选人在搜索引擎希拉里屏蔽掉了诸多不利信息,为她获得了不少选票(虽然从结果上看并没有什么卵用)。

至于Facebook所涉及的隐私问题,对于Google早已是老生常谈。单单一个Google街景,就已经被英国、巴西、韩国、西班牙、德国、意大利等多国政府起诉侵犯隐私,在印度、捷克等国更是直接被禁用。被Google窃取的个人数据与隐私自然也没有被安然保存,2016年,英国媒体就披露出Google曾经将超过160万名患者的数据违法交给旗下的医学研究公司“深度思维”。而Google在自己的用户中,也会挑选更有购买力的用户重点推荐。但与扎克伯格的道歉相比,Google对于各国的抗议则不以为然,2010年,Google首席执行官施密特甚至直言:“不满Google街景服务,可以搬家”。


事实上,Google对于与除美国政府外的所有国家政府(包括中国)的关系都不太在乎,如果说侵犯隐私只是危害到了民间利益的话,Google在多国有过与政府对抗的偷税行为。早在2007年,尚未退出中国的Google就曾被税务部门调查。在意大利,Google在2016年在英国被迫补缴了1.3亿英镑(约12亿人民币)的税款,2017年在意大利一次性补缴3.06亿欧元(约和21亿人民币)的税款。不过这还不是Google最痛的一次“割肉”,还是在2017年,Google曾被欧盟因垄断被处以24亿欧元(约170亿人民币)的巨额罚款。以罚款而言,这项巨额罚款几乎创了记录。

但是,“作恶多端”的Google之所以能够发展到今天,是因为Google有着比Facebook更高明的公关手段。二者的区别在于:Facebook塑造自己,Google影响外部。

Google会以“学术献金”的名义贿赂学者,让他们发表利于Google的论文。也会收买媒体,让媒体为Google开脱。比如2010年时,《纽约时报》报道Google受到了来自中国蓝翔高级技工学校的黑客的攻击……一家自诩为拥有顶级技术的世界级必赢国际娱乐平台公司,被中国山东的一家挖掘机学校黑掉,《纽约时报》开了当年最有趣的一个国际玩笑。

无论是偷税还是垄断、侵害隐私,对于一家企业来说都是非常严重的罪名,Google之所以能够在诸多的罪名下稳坐钓鱼台,归根结底在于其与美国政府的良好关系。

在游说制度盛行的美国,各大财团都聘请说客来为自己在国会山争取利益。而Google的说客始终是美国诸多的说客中最活跃的,其出入国会山的次数也最多。2012年,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员工裁定Google垄断及不正当竞争,随后,Google的说客们翻云覆雨各显其能,在2013年联邦贸易委员会委员表决的时候,全体投票否决了对Google的一切指控,其活动能力可见一斑。

这么强大的国会背景自然花费不菲,数据显示,仅仅在2017年,Google用在游说方面的资金就高达1800万美元。

除了国会之外,Google与白宫的关系也素来良好,奥巴马在任期间,Google为奥巴马政府提供了数据、人员、技术等等全方位的援助,Google员工无数次出入白宫参与国政探讨。奥巴马政府的三位国家经济顾问全部都是Google的座上宾,更有很多Google高官从Google离职后直接进入白宫,完成从高管到高官的无缝衔接。所以白宫对于如此忠心耿耿的Google,自然是鼎力支持。Facebook需要通过精心准备一场听证会来进行危机公关,而同样的事情发生在Google身上,连听证会都不会有。

美国每在一个国家扔下炸弹,都会宣称是为了这个国家的自由与和平,是代表正义的。从这份虚伪上看,美国企业与和美国政府倒真是一脉相承。那个亲切的邻家哥哥也许正在把你的数据兜售给第三方,那个不作恶的公司也许正在帮美军打磨更精锐的杀人利器。所幸在这个时代中,没有不透风的墙,没有能守住的秘密,我们才得以戳穿一些人伪善的假面,免得继续对着一块自己树立的牌坊称赞不已,否则就真是“向使当初身便死,一生真伪复谁知?”喽~【责任编辑/古飞燕】

(原标题:脸书泄密,谷歌“作恶”,美国科技巨头与“双面人”)

来源:新时代先锋

IT时代网(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,定时推送,互动有福利惊喜)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转载必究。
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。LP均来自政府、必赢国际娱乐平台IT、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。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、通信、必赢国际娱乐平台、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。决策快、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。

相关文章
【深度】脸书泄密,谷歌“作恶”,美国科技巨头与“双面人”
区块链社交能否颠覆脸书、微博,关键看三点
扎克伯格同学说,2016年,将是所有电话号码消失的一年
小胖妹征服高富帅!扎克伯格华裔妻子其貌不扬,低调完婚热衷公益,揭秘社交网络帝国背后的“第一夫人”
网友评论

精彩评论